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筆華棋

香港生活了那么多年,好的坏的都叫经历过,到今时今日心底里仍然很抗拒的,就是撞到朋友时寒暄的废话:「最近忙不忙呀?在忙什么呀?」

老实讲,有谁会不忙呢?就算我身边一辈子都不用上班的朋友都很忙:打机 、沟女 、做 gym 、做指甲、逛街 shopping 、去旅行 、试新餐厅 、讲是非,退了休的叔叔阿姨也要为自己子女奔波 …… 究竟全香港有谁不忙?所以几年前,我听了哥哥一席话,从此令我对「忙」这个概念有了新定义。

话说当时他准备从上海正式搬回香港,意即要将一整个家的东西搬回来,我们一家三口早已霸占他所有空间,要是回来的话,根本没有位置给他安顿:要不就他自己找地方,要不就我们举家搬迁。

那时候,我们曾商讨过搬去大潭,对于住了在中西区二十多年的人来说,大潭当然算不上方便,大家都认为「远」是一个考虑因素,尤其妈妈当时考虑到大潭晚上的街灯何其薄弱,况且当年我们两兄弟年少气盛,容易做错决定,稍有疏忽醉驾回家就玩完了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但当时我哥哥的理据则是:「远又如何?你们的时间都不值钱!」

这个指控当然是指着我们三位家人而说的,又错不了,爸妈不用上班,早上起来都是去做运动或喝早茶,就算搬远一点其实也没什么问题,只是早一点出门,而早一点出门不会导致他们少赚了钱,因此他们的时间就不值钱啦。

至于我,当年打份牛工,弹性上班时间,每分钟收入只有几毛钱,更加没有资格发表意见。到最后,我们依然是没有搬家,叫哥哥自己自己找地方住就算了。可是他那番说话的确没有错,错就错在他不是管钱的那位,所以根本没有权选择,而我从这件事就学会了「用时间换生活质素和空间」究竟值不值得这门学问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这引申到我一位好朋友阿杰的一件小事,他最近换了一台二手 Tesla,大约六十七万港币,那天他驾着它来接我,我坐上车,确实如新车一样,挺不错。于是我提出了某位 Tesla 前车主的烦恼:有位叔叔买了 Tesla 后十分后悔,因为他申请不了在小区车位旁加设充电器,那么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去公共充电桩充电,但问题是如果他在上班前去充电,那就要很早起床,是愚蠢的行为;但是晚上回家累透时还要充电的话,又是另一种煎熬 …… 结果,他就要迫自己在周末时把车拿去充电,但人又走不开,唯有一边充电,一边玩电话,很不爽。

我跟阿杰分享了这个故事,他竟然说:「我的停车位也没有充电桩,而且是整个小区的停车场都没有。」我大吃一惊,好奇地问他如何处理充电问题,他轻松地回答:「很简单啊!我开车去科学园充电啊,离我家挺近的,又或者去九展 (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) ,因为充得好快。」

阿杰家住马鞍山,我不熟悉香港地形,但他所谓的「近」,在我认知应该有一段距离。我听完后,得到一个总结,他买 Tesla 的原因只有三个:一,他真的很喜欢 Tesla ;二,买二手 Tesla 所节省的税跟油费值得他这样折腾;三,他的时间非常不值钱。

我问他到底是哪一个时,他沉默了十数秒,然后说:「收嗲啦!」(闭嘴!)

嗯,明白了。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530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