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8/12/08 23:10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笔华棋

要拍过一两次拖,大概正常男士都会有这几个疑问:「为什么一定要每晚讲电话?」、「为什么要经常合照?」、「为什么得闲要见,唔得闲都要搵时间见?」、「为什么吵架一定要我哄你?」

这些所谓女人的麻烦嘢令男人烦厌之余,往往在长久的关系上留下裂痕,继而一步一步的踏入分手边缘。

终于给我遇到一个机会让我拨乱反正。

大学毕业后,认识了一位女孩,与其说女孩,其实以现今社会年龄区分,她可算得上是一位中女,比我大整整十年有多,可是命运与缘份将我俩安排于一起。起初打得火热,直至悬崖勒马之际,大家开始向现实盘算,道出了很多「我们没有将来」、「别人会怎么想?」、「家人必定不会赞成!」之类,一万个「算啦」浮现在脑海中。

于是我综合了过往拍拖的经验,大胆提议:「倒不如我们拍一年拖,一年之后无论如何也要分手,但在这一年来我们做尽所有情侣要做的事,珍惜仅有光阴,好吗?」

虽则中女已踏入,甚至超过了适婚年龄,但女人总是将爱情看重于一切,这些看似极不切实际的事,在她们眼中却是浪漫的,结果她应承了。

这段关系正式开始,起初她做的跟一般女生没不同,就是一有空就要见面,没空见面便讲电话,即使电话开通着,而双方各自在做自己事,她依然享受;而我意会的分别则是,既然我们只有一年时间,反而会好好珍惜这些有限期的回忆,不再考究「讲电话」的意义。久而久之,我再没有甚么怨言,即使酝酿吵架时,我总会首先低声下气认错,因为时日无多,不容许我浪费。

我们每天去什么地方也会合照,这些机会可一不可再,记录了一年内我们到过哪地 、干过何事。

以前觉得一年很难捱,辛辛苦苦拍拖一年拖,当然要花数千元庆祝吧,因为那是一个创举!跟中女的那一年,刚巧相反,我们像绝症病人般倒数,很希望时间可流走得慢一些,让这两位病人延命。

过了半年,她跟我说:「还有183天」;过了数天,她又说:「你知道180天是多少个小时吗?」;过了数星期,她道:「230,000分钟,你猜我们有几多分钟会在一起?」

由舍不得,我开始变得不明白,明明说好了一年期限,为什么她执着的是还有多少时间剩下,而不是好好享受这仅余的日子。

期限越近,我开始越抽身,害怕那天降临会接受不了;她反而越来越投入,差不多每次幻想起要分开时,也忍不住眼泪。

「即使我们分手了,我们仍可见面的,对吗?」

我一直迴避她这个问题,我知道要是我们维持着见面的话,这一年的承诺便变得无意思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终于,我们来到那天,我很记得那天我们去了中环的公利,因为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。

「你还记得那天你问我什么吗?」

「记得,我问你为什么这里的人买蔗汁要站在门口喝,那明明是纸杯,可以带走。」她答。

「当时我没有答案,今天我终于明白了。你看看门口,每一个喝的人也站在门口,原因是他们看到旁边的垃圾桶有很多用完的杯子,而他看见前面和后面的客人也站着喝,然后掉进垃圾桶,于是他便觉得『人应该就是这样』。以前我觉得拍拖就是这样,我们做的事,拍拖的方式,是有一种公式:行街 、食饭 、睇戏 、上床 、去旅行。但这代表对吗?不一定。至少这不代表可套用在每一个人身上。只是我们见得多,就习以为常。我知道今天之后,我们也很难成为朋友,我只想说谢谢这一年来你给予我的回忆,这好比我之前任何一段关系。喝过这杯蔗汁后,希望你可找到个更适合你的人,一个不需要匆匆忙忙限制自己要几多秒喝完这杯蔗汁的人。」

那次之后,我们的确没有再见面,听说她很恨我,认为我是一个很奇怪的人,其实我只不过是喜欢带备自己杯喝蔗汁的人,难道这是错吗?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欢迎关注抖音上的「至强汽车情报站」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56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