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8/12/22 21:52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笔华棋

「Don't judge book by it's cover」,这是大家常挂在口边,却从来做不到的事。莫讲话睇书,根本人往往都是睇表面的,这个概念我自中三已经明白。

记得那年,我好朋友阿迪得悉当时男友很喜欢一件 Y-3 T-Shirt ,又知道我在 Joyce 能拿九折,于是嚷着要我陪她一起买。

那时候年纪还小,即使穿上当年最流行的街牌,走进这些瑰丽堂皇的高级时装店,依然是有压力的;再加上那些售货员的眼神根本每分每秒在告诉你:「快啲走啦,唔好搞乱我啲衫,我转头又要再挂过,死穷X」。所以我们快快脆脆拿了那件衫,拣好尺码,便直接去付钱。

付钱时,我紧张地说:「我有九折卡。」这时候,那位负责收钱的女售货员一脸嚣张地说:「VIP 卡要係你本人名先用得㗎喎。」我当堂红都面晒,唯有说:「哦,咁唔紧要啦。」

这张卡很明显是我妈妈的,但我明明试过在另一分店用妈妈的卡拿折扣,条件是一定要付现金,因为制度上他们的确不能让多人分享同一张 VIP 卡的。所以呢,我认为一位有礼貌的售货员,那刻收到我的 VIP 卡时,大可以这样说:「咦?先生,呢张卡係女士名喎,咁要佢本人嚟返先可以攞折呀唔好意思。」

这样的话,一样是柒。不过形式上,至少她不是第一眼就睇死我不可能拥有他们的 VIP 卡,我内心会好过一点。最后,我们用了正价买那件衫,我还不太好意思,未有帮到阿迪悭钱。直至三年后,我十七岁才拿到自己的 Joyce card 并一直沿用至今。可是,我对这店的印象从没改善过。

银仔的另一边又怎样呢?话说我人生第一份暑期工去了一位 Family Friend 的办公室实习,地点位于皇后大道中九号,当时隶属的是电影公司部门。那段时间,我们一家人很喜欢去罗湖城买假货,而我则买了好几只假表。

记得有一天饮茶时,被 HR 部男同事发现了我手袖内的 Cartier Tank ,他当然不知道是假的。他大惊小怪,嚷着要看我的手表,我大方地把它脱下来让他看。他看得非常着迷,眼神彷彿在幻想自己他朝也可拥有此玩意这样。定过神来后,他问:「只嘢五皮得唔得?」我答:「假㗎,几嚿水咋嘛。」他差点笑到反桌,「係呀係呀, 送畀我啦咁!」「攞去呀。」「痴线, 唔玩喇,畀返你啦。」

大概同事们都认定我是二世祖或皇亲国戚,的而且确,我是大老板细侄,老板是有钱人,他身边的人亦不会穷得去边;再加上每天西装骨骨, 戴 Cartier 十分合情合理,哪用买假? 买多只送畀你都仲得。

所以话人靠衣装,佛靠金装,绝对冇讲错。只要你看似有钱,其他人就自然会尊重你,所以才衍生出「造门」这回事。

可是,再大一点,感觉又不同了。那次有幸得到林公子带我到 Kee Club ,他当日身穿短裤,待应立刻截停他,向他解释会所规矩为客人必须着长裤。林公子连忙辩驳:「咁点解我上次同老豆嚟就可以着短裤?」待应听后立刻开绿灯,鞠躬欢迎他就座。

那次,是我人生踏入另一新阶段之时,明白原来真正的有钱人通常都是衣衫褴褛,他们的脸孔已是招牌。再者,当你越有钱,你就越不须要包装,因为你根本不需要讨好任何人,只有其他人奉承你。

在名店夜店,你看见外型最不修边幅的,往往是最有钱那个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欢迎关注抖音上的「至强汽车情报站」
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29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