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9/01/12 17:03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笔华棋

近在网上见到朋友转载一篇名为「28至30岁:到达厌倦 LKF 兰桂坊的年纪」的旧文,我刻意没按进去,原因是我想借这个标题去讲自己的睇法。

我曾经讲过以下两个现象:

一,就是无论什么出身都好,男人肯使钱的,最终都是会选择去夜总会玩的;

二,现在「呃虾条」可以用社交 app,或者更化算的去玩 Beer Pong 、Stack Cup ,所以去 Clubbing 的人已变得少之又少。

这是我去到「讨厌 LKF 兰桂坊的年纪」的小觉悟。

其实,我觉得不用去到28至30岁已经会「讨厌 LKF」。

我认为「兰桂坊就像社会缩影」,并尝试以 Dragon-I (简称 DI) 来解释这句说话。每晚去 DI 蒲的人,其实已没选择地被划分了阶层。

第一级,亦即是最低级的,就是 Walk In 客,要在门口等 Bouncer 几个几个的放你们入去,还要付入场费那种;只要你去 DI 是站在这个「等入场」的位置,其他人见到你时,经已睇你唔起,知道你是冇料到的。那种边排队,边看见有钱哥儿跟「Door Bitch」握过手就可以带数个朋友入场的感觉 —— 只要经历过,就知道那种无地自容的感觉。

第二级,就是可以入场但没有枱的人,整晚在舞池徘徊;好彩的话,就可以泡到女生,然后带去 Bar 枱喝两杯,不过上述状况在 DI 发生的机会接近零。所以,有枱的人往往是会睇唔起在舞池徘徊的人。

第三级,是有枱但位置比较逊色的,例如邻近洗手间或不近 DJ Booth 的,这些枱可比喻为大家一起媾女,可是人家媾麦明诗,你就媾落选亚姐,大家都是付那个价钱,可是得到的枱 (或女) 嘅级数却是两码子事。

最高级的当然是坐 VIP 枱,或者 DJ Booth 旁边的,又或者跟杨其龙一起玩的。

这就是一间 Club 内的地区分布图,就好比住在香港地,你住半山 、天后 、太子 、屯门,基本上已在别人眼中被标签在某个等级,未必可以100%反映一个人的身家,但这个参考值有一定准确性。

只要去过蒲,你就会明白到这个社会的阶级观念,这是你如何努力都不能改变的事,就算你坐在一张位置差一点的枱,开几瓶 Dom Train 也无补于事,因为这等于你住居屋揸波子,大家只会看到你居屋的阶级,波子帮不了多少。

所以我大学毕业后就谢绝 Clubbing ,正如我哥哥话斋:「捞唔掂,就出少啲街,费事俾人笑。」

如果要28至30岁才看透这道理,也挺可悲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欢迎关注抖音上的「至强汽车情报站」
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221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