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9/04/13 23:32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周显

电影的剧情里常常看到有这样的一幕:老板挥手叫某位下属:「阿边个边个,你点点点点点!」

老板不记得下属的名字,是经常发生的状况。别说是老板了,就是我本人,也不时忘记新认识的朋友的名字,所以我也常常犯上这个毛病,频率密得我会以为自己是患上了脸孔识别困难症。

脸孔识别困难,只是其中之一。十多年前,我在《新报》当主笔,和一位老板吃饭吹水,其实当时我和他已经颇熟,也有一起打牌,不过他当场说了一句话:「你们这些记者仔如何如何!」

当时我的心想:「他妈的!我堂堂一个主笔,可不是记者呢!你搞错了!」但不久之后,我们又是吃饭吹水,忽然来了一位经纪,这一位也算是行内有名的经纪,一年都赚过千万,但这位老板照样兜口兜面地说他:「你们这些经纪仔,咁辛苦做嘢,都係为咗搵钱啫!」

我这才释怀:原来一年搵千几万的大经纪,和一个月赚几千元的小经纪,在这位老板的心目中都不过是「经纪仔」。因此,一个主笔和一个记者,甚至是一位总编辑,在他的心目中同样也是「记者仔」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毕竟,在这位身家数十亿元的老板的心目中,我们的身份,同一条咸鱼,一条底裤,都是差不多的东西 —— 即是有其价值,不过,其价值也仅限于是一条咸鱼,一条底裤而已。

所以,在很多老板的心目中,除了自己的老妈 、老婆和女儿之外,所有的女人都是「鸡」。

其中一个真实的故事是,某位几百亿身家的大富豪,在翻看八卦杂志时,一边看书中的那些女人,一边数出:「鸡嚟嘅!鸡嚟嘅!」数着数着,他突然眼睛发亮,指着书中的一位少女说:「看!她是多么的高贵,像一个仙女!」那位少女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大女儿。

这也不奇怪。

还有另一位富豪,居然向他的弟妇提出邀请,以几百万元的代价跟她上床。如果大家想问结果,那就是弟妇还有点廉耻,say no to him ,但兄弟却因此 (也因其他别的原因) 而反目了。

我之所以写出以上的事情,是企图向大家说明:不少人在对着老板时,意图挺直胸膛,表现出骨气,也表现出自己的身份;但我告诉大家,这是没有用的。因为,即使你揸着一架法拉利去见老板,你的身份也只是一个擦鞋仔,并不比一个步兵或一个泊车仔更高级,no less and no more 。如果你是一个女人,不管你是住在公屋,还是挽着 Hermes 包包,你的身份都是「鸡」。

同理,再有钱的大老板,在位高权重的大人物面前,亦只不过是「小商人」罢了。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14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