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9/07/13 23:08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郑立

影《机场客运站》 (The Terminal) 中的反派,是机场海关主管。他想要做好他的工作,执行他的职责,导致了想要驱逐一位不幸的善良滞留者,成为了故事的反派。

他是反派,却不是奸角,他的出发点很简单,作为一个公务员或者官僚,明明依法办事 、尽忠职守,却无端出现了一个妨碍工作的东西,他单纯不想负上额外的责任与风险,希望自己能尽快置身事外,就处心积虑的想除掉他。

其实他没有错,只是在这个充满同情心与善意的机场里,就显得特别的「没人性」。可是,我却觉得这角色「很有人性」。

「人性」一词有两个完全相反的解法。我们平时骂人没有人性,多数是责怪别人不够善良,或者做的事情邪恶。可是与此同时,我们看到一些自私冷漠的行为时,也会用「人性」去总结,这时候,人性就不是解作善良,而是解作平庸。而我觉得,我们更常遇到的是后面那种。

什么是平庸?社会地位低 、收入低 、样貌不怎么样吗?真正的平庸是像这位海关主管,他某程度上是社会的精英,身居高位的他工作能力明显不错,在机场里位高权重,薪高粮准,也不是没影响力和发言权。可是,他就是平庸,因为他的目标很低,就是不想惹半点麻烦上身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作为一个成功人士社会精英,他关注的东西若只有那么小,那么自我中心。这就注定了他只是个小人物,多少的权力和财富,都不会改变这点。富豪也好,律师也好,议员也好,高官也好,教授也好,哪怕拥有再多的资产和地位,若脑子里只有这种东西的话,这个人就不怎么样。

这样的小人物,平时是无害的,甚至可说是安分守己,尽忠职守。可是,就像这电影一样,当出现非常事态时,这些纯粹的执行者,就会不知不觉的成为了压迫与伤害人的人。因为他们的眼界看不到比自己工作更多的东西,也没有比完成工作更大的志向。

但你能说他有错吗?没有,甚至说,这位反派做的事情,正是尊重法治。正是那个平时香港人引以自豪 、毕生崇尚的法治,我们的「核心价值」,只要守法,只要依规则制度而行,就不觉得自己有错,这不正是我们香港大部分人的想法吗?当看到这位反派时,我们看到的其实是镜子中的自己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法治是中性的 、机械的 、没有人性的。法治之所以有用,在于能够尽可能减少人性的不稳定 、主观与恶意,可是既无法代替人类的善意,也不会消除人类所有的缺点,包括懒惰 、不负责任。

不合时宜的法律,将一个个没有恶意的平庸执行者,变成一个个没有自觉的压迫者。看起来谁都没有错的事情,最终却会有受害者,而且他无从追究。这电影就是把这个事情,浓缩在一个故事里,套入让你同情的角色,让你感受这件事。

遵守法律,尊重法治,最多只令你不犯错,但没犯错不等于做得对。除了尊重法治之外,要社会运作良好,是需要更多的东西的。在柯尔伯格 (Lawrence Kohlberg) 的道德层次理论中,把法律当成对错标准的人,其实很低层次,偏偏我们社会中不少人都只去到这地步。

(撰文:郑立 / 原文刊登于:Cup媒体 /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380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