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9/07/27 23:09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Hugo Sze

门自动打开后,坐上一尘不染的簇新座椅,西装笔挺 、礼仪周周的司机,问你目的地是哪 …… 日本的士以高质素服务着称,不似香港同业,轻则黑面,重则拒载。不过,临近奥运加上人口老化问题,东京的士司机短缺,有公司转而招揽外国人入行。他们经过司机训练营洗礼后,又能否延续日本的本土文化?

资深的士司机内田英俊作为培训导师,他接受澳洲广播公司访问时强调:「司机不但要对东京瞭如指掌,亦必须坚持好客之道。」此外,还得遵循一系列严格规定。「永远西装示人,领带不能松开。因为有人会质疑:『不整洁的人能驾驶吗?』」运动鞋亦绝不可穿:「那样开车或较舒适,但它与西装不相衬。」司机更不能留须、蓄长发或戴太阳眼镜。「你不是名人,吸引乘客关注并非你的职责。」再者,日本传统认为在上位者前佩戴太阳眼镜,是喧宾夺主的粗鲁行为。

对司机的各种规定,均是日式「贴心待客」(おもてなし) 的体现。驾驶态度能成为一种文化,全赖敬业的司机。但现时,日本的士司机平均年龄高达59岁,行内缺乏新血,前景令人忧虑。加上今明两年的世界杯榄球赛及奥运盛事,的士公司为纾缓人手不足的问题,决定允许外国人入行。具英语技能的外国司机,自然可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,但要成为其中一员,仍要先经过训练,掌握「贴心待客」之道。

来自肯尼亚的 Khalfan Juma 曾是英语教师,从训练课程毕业后,终于成为的士司机。他指训练极为严谨,包括学习如何应对魔鬼乘客。当 Juma 记不起某座建筑物的位置时,扮演魔鬼乘客的导师内田,就会马上疾声苛斥。然而,Juma 的「噩梦」陆续有来,即使他按表收取约2,200日元车资,内田仍然大声喝道:「太贵了!平时只要1,400日元而已!给我收据,我要投诉你!还不快开门?」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内田表示,训练虽然严苛,但现实中每位司机都曾遇上类似顾客。他又解释, Juma 其实得为「顾客」的脾气负责:「他对目的地所在认知模煳,一开车便走错路。假如司机正常驾驶,乘客不会轻易化身恶客。而一旦重复犯错 、走了远路,顾客自然生气。」Juma 亦同意训练的压力虽大,但场景十分真实:「尤其是在东京。」

另一类需要谨慎相待的乘客,便是醉酒人士。抵达目的地前,Juma 把车厢冷气稍为调低,内田指这种做法可以防止醉酒乘客陷入昏睡。「司机要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唤醒乘客,不得触碰他们。假如呼唤亦无法叫醒乘客,则寻求警方协助。」

像 Juma 这类日英双语皆可的外国司机,固然需要学习「贴心待客」,但本土司机亦不敢懈怠。临近奥运,内田所属公司正在努力培训他们的英语能力,期望届时人人能以体面的英语,跟外国乘客沟通。课程中,有司机问乘客:「Where would you like to go?」,但没有称呼对方「sir or madam」,便已被指粗鲁。因为对于日本的士业,礼貌至为重要,即使说着外语亦然。

老一辈不曾接触英语,学习起来确有难度。60 岁的山下武 (Takashi Yamashita,音译) 直言十分吃力:「我几乎不说英语,所以大部分课程内容都不了解。」但他未有放弃,仍希望能赶上奥运开幕之时,提升一己的英语水平。国民的努力,自然反映出整个国家为奥运所作的准备。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主席 John Coates 便赞扬日本全国为奥运致力推动英语友善的环境:「我留意到,他们为英语流通花了巨大工夫。」

(图片来源:Reuters - Getty / 撰文:Hugo Sze / 原文出处:CUP媒体)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58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