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9/09/07 17:15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郑立

1976年港产电影《半斤八两》讲述一位被刻薄的劳工,怎样立功解决问题,最终赢过自己老板,吐气扬眉,取而代之的故事。站在打工仔的角度来看,实在是很抒压,这也解释了这故事为何在当年大受欢迎。

许冠文在这个故事中,扮演一名刻薄的侦探社老板。他是个典型而且卡通化的「惯老板」,非常刻薄,对于员工有很高的要求,可是以很低的薪水聘请 、能力又不及他的员工。这应该能令很多人代入自己现在的老板,现在的职场,此类老板又何其地多呢?

只要你细心看的话,这电影不断强调一件事,许冠文之所以是惯老板,并不是因为单纯的自私,而是这源自他真心相信的价值观。

在员工的角度,我们看到员工被他刻薄。可是在他私人的场景里,你会看到他对自己也是如此刻薄,他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,有一段很令人印象深刻,那就是他刷牙时,他决定把一支干扁的牙膏挤到尽,哪怕要用脚才有最后一丁点,也要用到最后,而不愿意用一支新的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而最反映这个价值观差异的,在于故事里有一段对话,许冠杰说自己出来捱了二十几年,觉得世界欠自己不少,终于可以舒服享受一下。但老板则回应他,说人出世在世上,什么都没有带来,这世界什么都不欠你的。

一方的想法无疑很理想主义,觉得人生在世,是有权应该拥有一些东西,如果没有,就是被亏欠;而另一方对世界的看法,却灰色得多,觉得人类一生在世,本是一无所有,不论衣食住行,一切得来的东西都是恩赐。你可以察觉,他刻薄的背后是有一套自己的思想,只是角度和主角完全不一样。

他相信节俭,所以他压榨和节省所有东西,这是包括他自己在内。自然也包括员工,一个什么都省的人,将他的人生态度放在雇员身上,就变成了刻薄的惯老板了。寒酸,不是因为自私,而是因为节俭,如果你连吃个饭也要计较十元八块,你在付薪水给别人时,又怎可能不这样想呢?

所以有一个说法,就是大部分人都是潜在的惯老板;如果他不是,只是他未有机会当老板而已。每一个在花钱时,把事情斤斤计较到一分毫,想要把事情尽到最高「CP 值」的我们,明明价钱没差多远但还是要用盗版的我们,其实信仰的都是相同的东西。

当我们不承认别人的价值,尽可能把东西说得一文不值,把别人的价钱砍到最后的结果,我们其实也是在做惯老板。

有什么样的消费者,就会让市场有什么样的老板;无良的消费者,就会造就无良的老板。消费者想要省尽最后一分钱,配合的自然是一个省尽最后一分薪水的老板。

去到这故事最终的部分,劳工也变成老板,那旧有的老板怎样呢?结果也是反省过自己不承认别人价值的过去,愿意互相承认对方的价值。现实中,就难有这样的大团圆结局,多是沦为变成什么人什么事情都贬低,刻薄一辈子吧!

如果我们不想当一个刻薄的人,终究还是要学习多认同别人,以及别人的工作成果。

(撰文:郑立@Cup媒体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75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