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9/10/12 22:36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撰文:Tan Ha Lam

老是不可抗逆的现实,事事都受身体条件所限。年龄一到,不得已也要从职场中退下来,在退休后大多老年人身心状态退化更快,因为失去寄托 、人际关系 、社会参与 、自我认同,也失去了财政收入。若是加上生病,要人照顾,更会出现自卑感,觉得活着是拖累别人。日本作家岸见一郎在新书《变老的勇气》带出老人与照顾者要面对变老就是不完美的事实,并珍惜当下,才能拥有变老的勇气。

母亲的人生终章

岸见一郎本身也届花甲之年,面对自己慢慢老去,牙齿出现问题 、视力衰退,在饮食及工作上都受到困扰,也难免沮丧。在对于变老的看法上,父母对他的影响尤为深远。岸见的母亲去世之前,因脑梗塞中了风,需要卧病在床,但在病榻中仍然说:「我想学德文」。即使身体状况已无法学习,也要求儿子朗读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说《卡拉马助夫兄弟们》(The Brothers Karamazov) ,在人生的终章,她仍想要挑战新事物,这种精神也影响了家人。

思考还可以活多久,或因未来日子不多而烦恼,无法解决任何问题。人在任何事情上,往往都会思考效率及所剩时间,令心灵变得忙碌,这样的生活也不可能会快乐。要幸福地老去,就是不必执着于无法改变的情况,而正视眼前能够改变的事。岸见建议「模拟体验」年轻,当中需要的是心理学家阿德勒 (Alfred Adler) 所指「不完美的勇气」。

因为当长者要挑战新事物时,很多时会用各种理由推脱:没有能力 、体力不继 、记性不佳等,但这些都是藉口,只是难以接受不完美的自己,所以认定做不到。接受不会的自己 、不必在意他人的评价,避免和理想中的自己比较,将焦点集中在进步的部分,才是最佳的学习态度。

另外,不少长者只有认为自己有价值时,才会想要和他人建立人际关系。一直信奉生产力的人,一旦离开代表生产力的工作,就再也看不到自己的价值。其实离开公司之后,失去的只是职务及头衔,而不是个人价值。人不能只以成功作为目标,日本哲学家三木清曾经在《人生论笔记》说过:「幸福攸关存在,成功攸关过程。」那么只要处于此时此刻,就已经是幸福的状态。不管是年老还是年轻,任何时候都可以幸福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父亲的最后岁月

岸见曾是照顾者和被照顾者,两种经历令他有所感悟。在十多年前,岸见患上心肌梗塞,了解到患病后无法再处理大量事情,要成为别人负担,同时也令他了解到依靠别人,对方未必会觉得是拖累:「为家人操心,觉得有家人需要自己的关心,可以成为 (他人) 生存的动力」。当岸见患急病住院时,正在衰老的父亲突然振作,觉得老有所为,说待他出院时,要亲自开车前往迎接。

父亲在岸见生病后不久确诊患上脑退化症。年轻时岸见经常与父亲发生冲突,母亲则充当两者缓冲。但母亲离世后,家中只余下父子二人,那段时间令他痛苦,开始照顾父亲后,父子关系才有所改善。岸见回想起自己曾拆坏父亲爱用的相机,虽然已忘掉父亲当时的反应,但现在回顾,他觉得是正面的,父亲是在尊重他对相机结构的兴趣。关系改变以后,记忆也会改变。父亲在患病期间说过:「已经忘记的事情就没有办法了,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可以重来。」他从父亲的话中,想到过去已成定局,但随时能于当下重新建立关系。
当然,在照顾护理上也有不少实际事务需要处理,照顾者与被照顾者都该有承认自己做不到的勇气。需要照顾的人不需要感到自卑,以排泄问题为例,对负责照顾的家人来说,比起逞强,但出现失禁问题,当然是承认自己「做不到」,反而令双方都更轻松。岸见刚做完手术不久,就在照顾父亲的过程中诱发出哮喘。回想起来,他觉得应该适时告诉身边的人,自己已经撑不下去,而不是坚持扮演努力侍奉父亲一面,怕自己表现出一丝不完美。

在照顾过程中,也应摆脱自我中心的倾向。每个人活在世上,并非为了满足他人的期待及要求;如果双方都把期望加在对方身上,只会产生不必要的问题。子女不要把过往或理想形象套用在父母身上,而对现实中的他们感到不满。

老去是必定要面对的事情,但面对老去的心态,则可以自己选择。只有好心态,才可以安然面对老去的现实。

(撰文:Tan Ha Lam @ CUP媒体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52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