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9/12/28 22:10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炎夏日,一口冰冻的雪糕可顿时消暑,雪糕无疑是夏日中的必需品。然而,意想不到对于美军士兵来说,雪糕还是一种战争必需品。作家 Matt Siegel 于「大西洋」杂志撰文,论及20世纪两场大战期间,雪糕在美国战争中的地位逐渐变得不可或缺,甚至可说是雪糕的兴起帮助了士兵,助他们打胜仗 —— 而这更是美国独有的现象。

雪糕:战时必需品

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,雪糕与战争根本扯不上半点关系,当时美军的粮食配给分量主要以「卡路里是否足够」的原则设计。此原则出自一战时任美国食物部门的官员 、后来的副总统胡佛 (Herbert Hoover) 。胡佛提出,「粮食将赢得战争」(food will win the war) 的口号,说服美国大众家庭牺牲大麦 、糖 、肉和脂肪,以令美国得到超过1,800万吨的食粮储备,足以支持美国一年的战争需要。

当时的雪糕业界曾向ZF提出意见:军队不能只有「卡路里」,更要有「慰藉」。他们期望华府介入,支助盟军在欧洲的雪糕工厂。然而,一战时期的雪糕业界并非什么大财团,而且大部分美国家庭连电冰箱都没有,他们基本没有足够能力进行游说。更何况,美国本土也没足够的糖,又怎样支援法英盟军享用雪糕?

因此,胡佛很快认定「雪糕非必需品」,下令减产雪糕。这也与其他盟军的立场一致,即使有糖也不会花在雪糕上 —— 但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间,雪糕的地位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1920年,「第18修正案」 (禁酒令) 生效,全面禁止酒类酿造 、运输和销售,很多美国酿酒厂被迫转营,改产苏打水和雪糕。在没有酒的1920年代,雪糕很快成了酒的代替品,并承继了其消愁解忧的任务。

美国雪糕商 、Dreyers 的创办人 William Dreyer 看准机会,推出一种名为「石板街」(Rocky Road) 、混合了棉花糖与果仁的巧克力雪糕,为经济萧条下生活的人们提供心灵安慰,结果大卖。数据显示,在1920年代末,美国人每天消费上百万加仑的雪糕 (此时美国家庭已普及电冰箱) 。

1940年代,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。当开战各国忙着禁绝雪糕,减少糖用量之际,美国却加倍生产雪糕。这全因在过去几十年间,雪糕与美国生活文化已不可分割,更成为一种军事手段:美军透过派发雪糕,激励士兵士气,安稳军心。至于雪糕之于美军来说有多重要?看看美军在近代战争的种种事例就知道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1944年,美军指挥官 Joseph C. Clifton 执行完任务后随即大啖雪糕 (图片来源:navypilotoverseas)

对雪糕的疯狂有增无减

先说二战。1942年,日本鱼雷击沉美军的列星顿号航空母舰,然而,舰上士兵在弃船之前却跑到厨房把雪糕吃光,务求在茫茫大海淹死之前得到半点安慰;亦有军人报称,会与同袍在雪地上将雪球和熔掉的朱古力条混在一起,自制「雪葩」。1945年,美国海军更花费100万美元将驳船改装成浮动雪糕工厂,为其他舰艇生产并派发雪糕。

直至韩战爆发,雪糕依然深受美国军人欢迎。虽然美军中将普勒 (Lewis B. Puller) 曾对国防部表示,雪糕为「娘娘腔食物」(sissy) ,军人要变强,应喝啤酒或威士忌。可是国防部最终坚决地回应:要保证每位军人每周至少能食上三次雪糕。

千种万种零食,为何「雪糕」与战争扣上联系?历史作家 Margaret Visser 曾指出,雪糕能勾起两种怀缅 (nostalgia) :一为对童年的回忆,令人暂时感到安心无罪;二为对他处的想像,吃着雪糕就会幻想自己过暑假或逛沙滩的美好生活。事实上 Visser 的理论有科学支持,2009年奥地利一项研究揭示,雪糕确实有定惊的心理作用,让人联想起安逸的情感。

或许这就足以解答为何美军多年来会对雪糕如此着迷,就连死前都要尝一口雪糕:把一口雪糕放进口里却甜进心里,融化内心的恐惧,让人顿时得到继续生存的希望,奋斗下去 —— 直至最后一刻。

(撰文:袁源隆 @ CUP媒体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364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