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20/02/01 17:05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1918年西雅图警察佩戴美国红十字会派发的口罩出勤  (图片来源:Wikimedia / 撰文:Brian Liu)

100年前,夺走数千万性命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临近尾声,生灵涂炭理应到此为止。但始料未及,更催命的西班牙流感 (Spanish flu) 肆虐全球,由美洲到亚洲 、由北极到太平洋小岛无一倖免,估计夺去达高达五千万至一亿条人命,相当于当时全球5%人口。

科学家已确定疫情由一种 H1N1 流感病毒触发,但究竟病毒何以传遍全球,学界直至近年才得出结论:一战结束后,退役士兵回乡造成大规模人口流动,病毒亦因此被带到全世界;而更令人忧虑的是,在海陆空交通繁忙的今天,同样的灭顶之灾假若重现,所造成的破坏将更广更快。

染病的国王与首相

有别于当前,每逢有新型禽流感在东南亚爆发,至少有世界卫生组织 (WHO) 负责统筹及监控;100年前的世界,还未有任何疫情的预报机制,甚至未有流感的概念。

1918年5月,西班牙国王 Alfonso XIII 染病,大多数人还觉得爆发疫情只是个笑话。医生的治疗建议,不过是盐水漱口,隔离自己直到发烧完毕。当时一战尚未正式结束,各国政府仍然钳制新闻自由,中立国西班牙报道疫情则没有如此忌讳,令人误以为西班牙疫情特别严重,结果疫症亦张冠李戴被命名为「西班牙流感」。

同年9月,英军在前线屡屡告捷之际,流感疫情却长驱直入英伦诸岛,第一批患者当中,有时年55岁的英国战时首相 David Lloyd George 。9月11日,他在曼彻斯特会见士兵和民众后,即晚便出现严重喉咙痛和发烧等症状,之后十天卧病在床,动弹不得,要以呼吸器协助呼吸,当时的舆论都担心是德国人阴谋。

虽然 Lloyd George 最终康复,但25万英国人性命就此被夺去。以我们现今认知,死于流感通常是长者和5岁以下幼童,但西班牙流感的大部分死者,竟都是20至40多岁的青壮年人,对战时伤亡惨重的英国而言,可谓双重打击。

然而,欧美疫情仍远不如世界其他地区严重:印度有1,850万人患病死亡,平均病例死亡率高达6%;埃及有13.8万人死亡,病例死亡率10%。个别近乎与世隔绝的地区,民众对流感欠缺免疫力,譬如南太平洋的西萨摩亚群岛 (Western Samoa) 就有近四分之一人口被病毒歼灭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1918年,美国堪萨斯州军方医院的流感隔离病区  (图片来源:Wikimedia)

毒性远超现今流感病毒

这场肆虐全球的流感疫情,突然在1920年消声匿迹,科学界虽然确认病原体为其中一种 H1N1 型流感病毒,但除此以外所知有限。对于最先爆发疫情的地区,如今学界没有多少人相信与西班牙有关,反而将矛头指向丹麦哥本哈根或者北欧其他城市,甚至美国堪萨斯州 、法国北部或中国。

不过,更加迫切的问题在于其传播途径。各位试想,当年的全球化程度还远不如当下,人流和物流不及现在频繁,究竟当时病毒是通过何种媒介传遍全球,远及与世隔绝的偏远地区?

伦敦玛丽王后学院 (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) 研究员 Mark Honigsbaum 为此问题,访问研究1918大流感的权威专家 、美国国家过敏及传染病研究所 (NIAID) 分子病理学家 Jeffrey Taubenberger 。他与合作伙伴 Anne Reid 在十多年前利用当年病死的美国士兵及爱斯基摩妇女的病理样本,在现代分子技术协助下,重组了西班牙型流感病毒的基因序列,并于2005年发表。

结果显示,当年的 H1N1 病毒绝大部分基因来自一种禽流感,不排除是经雀鸟直接传播给人类,时间可能早于1918年,甚至是更早的1916年,但整个变种过程仍然充满疑问。他们又以老鼠进行实验,发现这种 H1N1 病毒毒性极强,其产生的病毒微粒远远超出现代流感病毒39,000倍。

另一个困扰科学家的难题,莫过于病毒何以对青壮年人尤其致命?学界还没有很好的解释,只能提出各种推断。其中一套理论认为,大部分长者可能曾暴露于类似 H1N1 基因排序的流感病毒,但多数年轻人出生后初接触的流感病毒,却是引发1890年「俄罗斯型流感」(Russian flu) 的 H3 型病毒,其抗原有别于 H1 型病毒,以致面对 H1N1 病毒时免疫力远不如长辈,但这推断仍然难以证实。


近期各地口罩难求,如何能在安全的前提下,节约地使用每一个口罩?香港医院会前会长接受访问 (影片) 并传授正确方法:口罩千万不要拿来蒸煮煎炸啊 !!!BTW:要手头没有信封,还可以拿一张干净的A4纸对折做个简易信封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西班牙型流感:流行病之母

有鉴于这种 H1N1 病毒传染力和威力惊人,一旦落入恐怖分子手中便不堪设想,因此当局以严密保安,严防重组后的病毒样本外洩。Taubenberger 等科学家出入储藏库,必先接受联邦调查局 (FBI) 的保安检查,戴上双层手套 、呼吸器和全身套装,一如医务人员在西非对治伊波拉疫情的装备。

但相比起1918年的 H1N1 病毒样本,Taubenberger 更担心正活跃大自然的流感病毒突变,再次取得肆虐全球的破坏力,譬如曾传播东南亚的 H5N1 病毒 、或者中国的 H7N9 病毒等,都有可能变种,届时人类对抑制疫情可能依然束手无策。

这种担忧绝非杞人忧天,当年西班牙型流感传遍世界各地,其部分病毒基因依然在人猪之间传播,或与其他流感病毒结合,曾触发1968年香港流感,而2009年变种的 H1N1 则引发猪流感疫情。因此破解100年前西班牙流感谜团,对未来防疫工作仍然相当重要,如同 Taubenberger 在访问中形容:

「1918年爆发的疫情成功向人类引入禽流感病毒,过去百年来依然挥之不去,它确实成为了所有流行病之母。」

(撰文:Brian Liu @ CUP媒体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68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