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20/03/21 21:44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场疫症,令很多人反思究竟疾病是如何命名,Covid-19 应该称作「武汉肺炎」,或是避免提及个别地区,而称为「新冠肺炎」?有人认为以发源地起名,是过往持之有效的做法,例如:伊波拉病毒 、日本脑炎 、中东呼吸综合症;同时,过往一些疾病名的确具误导性,又如:1918年西班牙流感和1977年俄罗斯流感,过往不少学术研究指出乃起源于中国。而大家十分熟悉的「香港脚」是一个很有趣的例子,基本上只有华人会用「香港脚」一词,在英语世界极少人会称足癣作「Hong Kong Foot」。

香港脚的正确名称是「足癣」,英文的医学学名叫「Tinea pedis」,通称叫「Athlete’s foot」,中文又译「运动员脚」。它是一种由真菌感染足部而引发的皮肤病,在夏天特别常见,患者会脚部痕痒 、脱皮 、皮肤发红,甚至出水泡和溃疡。在外国媒体和学术文献基本上很少见到香港脚一词,在外国求医的话,医生大抵不会明白甚么是香港脚。

某些华文媒体解释指,香港脚一名源于19世纪中,鸦片战争后香港成为英国殖民地,英国士兵整天穿着皮靴,所以都起了足癣。他们返国后,当地医生以为是从香港而来的传染病,故此称为香港脚。有关说法没有多少学术文献作支持,不过,有关足癣的医学史文章本来就不多。
曼彻斯特大学医学史家 Aya Homei 和 Michael Worboys 是少数的足癣史专家,他们在2013年发表的文章,被收录于学术书籍《Fungal Disease in Britain and the United States 1850-2000》。两人指出,癣 (ringworm) 其实是人类史很常见的疾病,不过足癣就算是比较近代的东西,因为现代人类穿着袜子和不透气的鞋子,长期步行和做运动。而现代史早期,人类没有经常换袜子的意识和习惯,令足癣滋生。

直到1908年,英国皮肤病学之父 Arthur Whitfield ,才在医学期刊《刺针》发表文章,第一次描述足癣这种新疾病。而到第一次世界大战,因为法国气候较潮湿,很多英美军人又长期穿军靴兼不能换袜子而患上足癣,医学界才更关注足癣的问题。1916年,两名美国军医 Oliver Ormsby 和 James Mitchell 就在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发表文章,讲述军人之间的手足癣问题。

Homei 和 Worboys 发现「运动员脚」一词,到1928年才出现。一名叫 Charles Pabst 的医生指出,全美应该有超过一千万人有足癣问题,而当中75%不为意自己受到感染。当时美国人较为富裕可以享用现代康体设施,Pabst 就指出在泳池 、高尔夫球会和体育会的更衣室,用家十之有九都有足癣,可能是在这些设施中互相传染,所以就叫作「运动员脚」。

而在上世纪30年代,很多爱到体育馆的年轻人都染上足癣,美国开始出现社区传播。1931年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一篇研究指,纽约州大约有一半成人染病,在加州和墨西哥边境,情况更严重。1932年洛杉矶奥运,医学家就研究特制的消毒药水足浴,以防运动员染病。
至于「香港脚」一词,则可能并非像一些华文媒体所讲,起源于鸦片战争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,足癣同样在军人之间十分普遍,皇家陆军医疗部队要成立专队治疗皮肤病。Homei 和 Worboys 追溯至1943年,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决定成立专门委员会,加快研究进度。就在那个时候,大英帝国各地的医生就创造了很多不同的足癣名称,例如「上海脚」(Shanghai foot) 、「星州脚」(Singapore foot) 、「香港脚」(Hong Kong foot) 、「坎特利氏足水疱疹」(Cantlie’s foot tetter) 和「泳手痒」(Swimmers’ itch) 等。

Homei 和 Worboys 认为,当时足癣研究仍然处于初期阶段,各地医生觉得每个地区的足癣问题都有很大差别,例如病原体不尽相同,症状严重性都不同,所以用上很多不同名字,也有可能医生只是想标示自己所在地。

Homei 和 Worboys 并没有考究为什么华文世界就只有「香港脚」,没有「上海脚」和「星州脚」。有网民曾指上海人称之为香港脚,香港人原称之为星州脚,星洲人却称之为曼尼剌 (即马尼拉) 脚。这或许与香港在战后的殖民地身份和华人世界的地位有关。或者要有更深入的研究,才能够解答这个千古难题。

(资料来源:Billy Tong @ Cup Media / 编辑:ty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22)
分享到: